? 400-1399-168
為先進制造提供最有價值的解決方案
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資本寒冬,移動機器人賽道仍半年吸金數十億
發布日期:2022-08-01 08:49 ????瀏覽量:
截至2022年6月,中國工業機器人行業投融資數量38起,其中移動機器人就發生14起,占比達到36.8%,過億的企業有5家。
 
根據鈦媒體App不完全統計,截至2022年6月,中國工業機器人行業投融資數量38起,其中移動機器人就發生14起,占比達到36.8%,過億的企業有5家。
 
“比前兩年高了大概近兩倍”——*近,一位獵頭告訴鈦媒體App,現在一個有行業經驗的移動機器人算法工程師,年收入在50萬元人民幣左右,連應屆生的薪資都到了二三十萬。
 
人才向來是哪里熱,就往哪里扎堆。2022過半,移動機器人賽道熱度不減,“人”是一方面,還有一部分要看“錢”。
 
根據埃斯頓(002747.SZ)近期披露的調研數據顯示,機構近期以電話會議的形式參加了公司的調研活動,合計調研機構數達255家。調研機構既有知名公募,也有大型險資、知名機構以及外資巨頭。
 
不僅A股相關概念股備受關注,一級市場相關企業的融資次數、融資額度也有大幅度增長。
 
根據鈦媒體App不完全統計,截至2022年6月,中國工業機器人行業投融資數量38起,其中移動機器人就發生14起,占比達到36.8%,過億的企業有5家。
 
移動機器人*近的一波熱潮開始于2020年,“人口結構變化、產業轉移和升級、技術迭代和創新、貿易爭端、政策支持等長期存在的驅動力,再加上疫情影響,使得移動機器人成了一個長期賽道。”一位關注機器人賽道的投資人馬迪對鈦媒體App說道。
 
從宏觀的趨勢回到當下,在疫情反復和外部環境持續振蕩的情況下,移動機器人如何繼續保持增長?當行業由培育跨越到增量階段,出海會是更好的選擇嗎?
 
疫情反復,半年仍吸金數十億
 
2022年上半年,由于疫情反復和外部環境持續振蕩,不少行業承受壓力,移動機器人也不例外。
 
“有一些自動化的項目會處于暫緩的狀態。不過這里面也會分情況,實力稍弱一點的中小型客戶手頭會比較緊張一點,先暫緩,但是有全球化布局以及資金力更強的一些企業,會更加看重自動化進程。”海柔創新市場總監鐘煒琳告訴鈦媒體App。
 
外部環境之外,移動機器人本身也存在定制性和非標性的特點,每個項目都要投入專門維護、運營成本,多重因素疊加之下,使得中小企業無力承擔高昂的建設成本。
 
不過在她看來,波折是短期的,長期的行業趨勢仍然不可破。馬迪也對鈦媒體App表達了同樣的觀點,“2022年熱潮還會持續”。
 
這一點,從半年來移動機器人的吸金能力不難看出。根據鈦媒體App不完全統計,2022年上半年中國移動機器人行業共發生14起融資事件,融資總額數十億。
 
 
 
制圖:鈦媒體App
 
其中,頭部企業的吸金能力值得關注:海柔創新拿了數億美元,未來機器人的C+輪融資也有8000萬美元。有投資人對鈦媒體App表示,目前移動機器人賽道已進入頭部企業“卡位”時期,資本會更加偏向于“頭部”企業。
 
資本的偏好也加速了企業的分化,“目前移動機器人已經從市場培育階段跨到了快速增量的階段,接下來移動機器人玩家之間將出現分化。”馬迪對鈦媒體App表示。
 
為了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始終保持先機,頭部企業也紛紛加大了新品研發力度及加快了新場景應用的落地步伐,其中一個*受關注的領域就是新能源。
 
得益于雙碳政策影響,鋰電池、光伏等領域爆發式增長,移動機器人也成為這些行業投產、擴產的標準解決方案。
 
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以下簡稱“GGII”)曾就鋰電行業擴產情況進行了整理,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22年3月,國內外動力電池企業規劃新增產能接近2000GWh,其中絕大部分將在2025年前建成投產。若按照動力電池單GWh設備投資額約2.4億元測算,預計2021-2025年新增鋰電設備市場需求將超4800億元。
 
巨大的市場需求,加速了移動機器人涌入新能源車間。國金證券就表示,在鋰電、光伏市場帶動下,今年以來工業機器人需求旺盛,預計下半年有望大幅增長。
 
為什么這兩個行業會是移動機器人的新戰場呢?在和多位行業內人士討論后,問題還是出在“招工難”上。
 
以光伏為例,數據顯示,我國光伏行業,年均新增人才需求為9.3萬人,而年均新增人才供給量卻只有4萬人。
 
人力缺口的背后,一部分原因就是工作的危險性。據了解,在光伏電池車間,強酸強堿會對皮膚造成巨大傷害,并且為了阻擋電池片原材料多晶硅氧化,生產車間充斥著氮氣,也存在安全隱患。同樣,在鋰電池生產車間的工人也要經受強度高、環境差的困難。
 
這就給移動機器人留出替代工人的空間——鋰電池、光伏企業開始選擇使用移動機器人。像??禉C器人、快倉智能、勱微機器人、未來機器人等企業都已經布局了相關產品。GGII數據顯示,在鋰電行業,2021年移動機器人的銷量為6839臺,同比增速達83.84%,預計2025年需求量將突破2.5萬臺。
 
起步曾落后二十年
 
移動機器人的發展如火如荼,但其本身并非新鮮概念。從世界上*臺AGV算起,已經將近一甲子。
 
移動機器人主要分為AGV(自動導引車)與AMR(自主移動機器人),區別在于前者需要依靠地面輔助標志導航和軟件系統調度,后者則能自主地規劃路徑、避障、決策。
 
1953年,為了提高裝卸搬運的自動化程度,任職于美國Barrett電子公司的芝加哥地區電氣專家亞瑟·麥克·巴雷特對牽引拖拉機進行了改裝:在一間雜貨倉庫中沿著布置在空中的導線運輸貨物,可以十分方便地與其他物流系統自動連接。
 
從內部改裝實驗到面向市場推出產品,花了一年時間。1954年,美國Barrett電子公司推出該產品時,名字并不叫AGV,而是Guide-O-Matic。從本質上講,Guide-o-Matic就是一輛自動跟隨嵌入地板電線的拖車。
 
到了70年代中期,由于微處理器及計算機技術的普及,伺服驅動技術的成熟促進了復雜控制器的改進,市場上也設計出了更為靈活的AGV。
 
1973年,沃爾沃在KALMAR轎車廠的裝配線上大量采用了AGV進行計算機控制裝配作業,擴大了AGV的使用范圍。
 
與此同時,中國*臺AGV也出現在70年代,由北京起重機械研究所研制。但直到20世紀80年代末,AGV一詞開始流行起來,國內AGV技術的研究都還只停留在實驗室階段,并沒有真正的落地應用。
 
1991年,由于被美國商人以政府限制技術出口為由單方面終止了合作,沈陽金杯汽車廠找到中科院沈陽自動化研究所,希望能夠研制6臺AGV用于汽車裝配線中,這才開始了國內AGV從實驗室樣機到生產一線產品的跨越。
 
隨后的二十年間,AGV的發展平穩,并無大的波瀾。真正讓AGV重獲關注的還是一家電商企業:亞馬遜。
 
2012年,亞馬遜收購了機器人公司KivaSystems,并為其在加利福尼亞的履行中心提供了3000多臺小型AGV,用于重新分配貨物以進行交付。此后,據報道稱該中心的生產力提高了20%。
 
亞馬遜的這一動作之所以帶火了整個行業,當然不僅僅是單個企業效率的提升,背后還有整個電商物流行業的驅動:隨著電商及物流行業的爆發,將電商的供應鏈壓得喘不過氣來,AGV等變成為電商物流場景的“救命稻草”。
 
2012年之后,變化的不只是場景。在技術路線上,AGV也開始沿著更加自主化的方向發展,在AGV的基礎上,業內也開始提出新的概念——AMR。 從AGV到AM,設備也從“車”逐漸過渡到“機器人”。
 
中國式崛起,由守轉攻
 
“現階段企業‘圈地’的速度基本決定了未來的排位。”有業內人士對鈦媒體App表示。
 
想要繼續擴大市場,除了加快新場景的落地步伐之外,進軍海外已是必然的選擇。亮相國外展會、尋找代理商、與集成商合作、設立分公司……移動機器人企業們紛紛通過各種方式努力拓展海外業務。
 
“我們去年底開始海外本土化工作,在歐洲、日本、美國、新加坡都有建立團隊。”鐘煒琳介紹說,“這樣可以和當地的客戶有更多接觸的觸點,能夠把我們的產品、技術和價值觀念傳遞出去。”
 
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移動機器人企業海外銷售額達到了25億元,占整體市場的20%,海外市場營收成為不少企業營收增長的重要支撐點。
 
以海柔創新為例,目前海外的營收占比為3成,并且有望在明年左右實現國內外營收均等的情況。
 
移動機器人企業出海是國內競爭白熱化下的一個生存策略,與此同時,國外對于移動機器人的需求以及國內產品的匹配度也是重要的驅動因素。
 
國際機器人協會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北美機器人市場發展良好,來自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公司訂購了11595臺工業機器人,同比增長了28%,同時收入也增長了43%,達到6.64億美元。
 
與海外公司相比,國內傳統制造的機械臂、機械手等工業機器人確實差距比較大。但“移動機器人是靠算法跟軟件驅動的,這方面中國跟海外同時間起步,差距并不明顯。”馬迪對中國移動機器人出海充滿信心。
 
不過,在出海的過程中,鐘煒琳認為中國企業一定要有獨有的優勢,不然就會面臨同質化競爭的問題,翻山越嶺出海還要去打價格戰。
 
她還提到,中國的企業進到海外市場會面臨非常嚴苛的條件,比如對于產品的安全認證、專利等。還有品牌認知以及在面對海外同業的競爭時,要更懂客戶,更懂場景,更懂痛點。
 
以商務拓展中的一個溝通環節為例,“國內的大部分客戶一開始就傾向于談價格,談服務,但在海外,比如日本的客戶會首先了解公司的初心、使命、社會價值等。在美國,客戶更關注產品的安全問題,比如產品的穩定性、安全性,倉庫的消防安全等。”
 
對于中國移動機器人來說,從起步開始就落后歐美20年,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扮演“追趕者、引進者”的角色。
 
不過,亞馬遜開啟的“電商+AGV”模式,也給國內的移動機器人打開了一扇新大門。有數據顯示,至2015年相關企業已經攀升至60家??靷}、海柔創新等企業都是在這一時間段成立。
 
國內物流行業的爆發式發展為移動機器人提供了趕超的機會,而2020年至今的疫情則為行業的發展按下了加速鍵。
 
尤其是2021年,據中國移動機器人(AGV/AMR)產業聯盟數據、新戰略移動機器人產業研究所統計,2021年度,中國市場企業整體銷售工業應用移動機器人(AGV/AMR)72000臺,較2020年增長75.61%,市場銷售額達到126億元(海外銷售25億元),同比增長64%。其中營收超億元的企業達到36家,同比增長50%。
 
同一年,“十四五”規劃也明確指出要建設現代物流體系,智慧物流被多次提及。
 
移動機器人作為智能物流、智能制造的重要組成部分,也迎來了*的蓬勃發展期:市場需求旺盛、應用規模擴大、產品技術迭代周期加快……不過,資本的“蜂擁”、政策的利好只是外力,回歸真創新、真轉型,才能見得長期價值。
 

相關文章
粵ICP備18155877號-1
国产精品色欲av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_欧美日韩精品专区_一本大道AV伊人久久综合